南岳的故事传说

2012-09-02 18:22:34 admin 2813

衡山又名南岳,是我国五岳之一,位于湖南省衡阳县。由于气候条件较其他四岳为好,处处是茂林修竹,终年翠绿;奇花异草,四时放香,自然景色十分秀丽,因而又有“南岳独秀”的美称。这里除了自然风光,历史传说也很丰富。

  古传祝融所司万二千里。《淮南子·时则训》:“南方之极,自北户孙之外,贯颛顼之国,南至委火炎风之野。”南岳衡山处于火地,地火上升时,草木枯槁,溪泉干涸,黎民遭殃。祝融神请天帝派南海龙王来灭火。大雨倾盆而下,地火不但没有熄灭,反而将水煮沸。龙王大惊失色,立即向南海观音求救。观音告诉龙王,南岳衡山有大小八百处山洞,这些山洞前洞通后洞,后洞通湘江和南海,如果每个洞都有蛟龙把守,把海水引入地深处,便可灭火。龙王听了,便点拨八百条有道行的蛟龙来守洞引水,终于把地火灭了。后来又命蛟龙长期住在山上的深潭泉洞之中。夏天,它们用海水浇熄地火,冬天又让地火慢慢升腾,融化地上的冰雪,从此南岳气候变得冬暖夏凉,万物茂盛生长。人们为搭谢八百蛟龙护岳之功,便在南岳大庙里雕塑了八百余条各式各样的龙像,让人礼拜瞻仰。南岳大庙的龙雕,为南方宫殿建筑工艺中最具特色的艺术珍品。

  试剑石的故事

  唐代乾符六年(公元879年)黄巢挥师北上,途经岳市,照例出榜安民,开创济贫。可布告贴出后,却无百姓前来领粮。黄巢感到纳闷,派人暗中访查,才知是汪尚财在捣鬼。汪尚财为南岳最大的恶霸地主,自恃有几分武艺,平日横行霸道,鱼肉百姓,人称“土皇帝”。起义军一到,他便暗中散布口谕:“天皇皇,地皇皇,谁家买田谁得粮。今日去领粮一石,尔后叫你还一仓。”自己却躲到师父——半山亭胖道人袁光辉那里去了。黄巢决定亲自去抓汪尚财。他腰系宝剑,骑着红鬃烈马,率领百余亲兵朝南岳山上奔去。快到半山亭时,一个满脸横肉的胖道人带着百来个道徒拦住去路。胖道人双手抱拳,拱身问道:“大将军何来闲暇上山观景?”黄巢一看,知道这胖道人即是袁光辉,便跳下马来,还礼答道:“鄙人今日专为辑拿令徒汪尚财而来。明人不做暗事,还望尊师切勿隐匿。”袁光辉知道不好隐瞒,就拔出宝剑,蛮横地说道:“将军要带走小徒,敢不从命,只不知我手中的宝剑肯不肯?”黄巢冷笑一声,问道:“你要怎样?”袁光辉也不答话,挥起宝剑,将路边一株三尺多围的古樟砍成两截,说道:“将军要是也有这等能耐,我愿将汪尚财交出。”黄巢正声道:“果真?”袁光辉答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黄巢一听,怒火顿起,“嗖”地拔出随身佩带的追风宝剑,对准耸立在路旁的一块丈多高的岩石辟去,只听见天崩地裂的一声炸响,巨石顿时裂为两块。黄巢辟开巨石,士兵们喝彩叫好,道士们却吓得瞠目结舌。袁光辉脸色煞白,乖乖地将汪尚财交了出来。黄巢将汪尚财押回驻地当众斩首,百姓再也不怕了,高高兴兴地去领粮食,有的还参加了起义军。从那时起,南岳半山亭下就多了一道风景线:试剑石。

  梁天监年间,惠海高僧来南岳寻找清修之地。他在山上转了好几天,不觉来到了岳山腹地——莲花峰下。这里是一条狭长的山谷,四周八座山峰环抱,谷中古木参天,清溪潺流,怪石林立,风景秀丽而幽静。他看中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便在岩石下结草为庵,每日诵经打坐。饿了,就吃山上的野果;渴了,就喝娑罗泉中的水;袈裟脏了,就一溪边去洗;破了,就坐到石台上去补。一天,惠海正在诵经,突然发现前面坐着五个面色各异、身着清一色白衣的伟岸男子,在认真地听他诵经。惠海感到诧异,便问:“你们是何处人?”五个男子犹豫了一下,答道:“我们是岳山五龙,长居此山黑沙潭、白沙潭、黄沙潭和龙潭等五处深潭之中。闻大师佛法广大,愿归门下为徒,并捐献一块平地作为建寺之基。”惠海听了,十分高兴,连连点头。是夜,狂风大作,暴雨如注,泥沙成流,遂将一个山凹涌为一块坪地。附近士绅、财主知道了这事,纷纷前来献钱捐物,请求惠海收他为记名弟子。不久,惠海就在坪地上建起了一座壮丽辉煌的大寺院,名叫方广寺,寓十方广布之意。娑罗泉即在寺后,寺中香积厨用的便是此泉之水。惠海当年洗衲、补衲处,已成为方广寺景区的二处古迹:洗纳池、补纳台。

  慧思高僧在祝融峰赢了岳神的棋,取得建寺权又后,就到掷钵峰下建了一座寺院,名曰般若寺。这里是半山坡,附近没有水源,寺里吃水、用水都要到山沟里去挑,和尚们每天累得筋疲力尽,有的吃不了这种苦,萌发了回家还俗的念头。慧思得知这个情况,便召集众僧说:“各位既已受戒,就应坚信佛法,毫不动摇,吃得千辛万苦,方可入极乐世界。我要你们去山沟挑水,只不过想看看大家求佛之心是否虔诚。其实,我佛法无边,随时都可在近处取得水源。如果不信,且跟我来。”说完,他走到寺下十余丈的山边,举起锡杖一下刺进沙地里,拔出锡杖,一股清泉就汩汩地涌了出来。众僧惊喜万分,赶忙口念“阿弥陀佛”,表示再也不背离佛门,并将此泉取名为“卓锡泉”。当时,南岳是道教的一统天下,他们怎容得佛徒在此建寺,刚路过寺下的九仙观观主欧阳正则,正想找机会把佛教赶出南岳,便走到慧思跟前说:“大师能从沙土中掘水,也令人佩服,不过,贫道觉得这算不得什么法术。沙土蓄水,深掘自然出水。真正的法力,应是这样”说着,拔出宝剑,朝泉上的山崖上一指,一道红光“嚓”地在岩上划出一条极深的沟缝,卓锡泉即刻变枯了。欧阳正则得意地对众僧说:“和尚们,你们还是到山沟里挑水去吧!”慧思压住心中怒火,禅定心境,口念佛号。欧阳正则又挑畔地瞟了慧思一眼,大声问道:“大师,你还有何能耐,可否让我开开眼界?”慧思单手作十,平声答道:“老衲技浅,显丑了。”只见他双目微闭,口念《般若经》。顷刻,“嘭”的一声,从山崖里跳出一只斑额大虎,向寺后跑出。慧思担杖尾随其后。那虎跑到一岩下,朝石上抓了几下,大吼一声,石上便喷出一股数尺高的清泉,接着纵身跳入崖内。慧思忙把和尚们喊拢来,把泉水指给他们看,和尚们连连向慧思大师顶礼说:“我佛功德无量,我师法力无边。”欧阳正则想不到慧思有如此神力,满脸愧色,走上前去向慧思深施一礼负疚地说:“禅师法力广大,贫道无知,多有冒犯,乞望恕罪!”慧思却笔道:“些小之事,不必记在心上。但愿佛道二家,今后在南岳和平相处,各得其所。”欧阳正则连连点头称是。自此,南岳佛道两家相安无事,共同发展。那猛虎掘出的井,就是今福严寺后的虎跑泉。

  佛教传入中国以后,被一部分中国僧人改造成了中国化的佛教——禅宗。到了唐代,禅宗又分为南宗和北宗。北宗认为,只有通过打坐、念经、持戒才能成佛。南宗则主张心外无佛,我心即佛,不坐禅,不念经,不持戒,否定“我心”之外一切“外物”。怀让和尚是禅佛南宗创始人惠能大师的亲传弟子,于南岳般若寺传播顿悟成佛心法,法嗣广布,备受人敬重。一天,四川和尚马道一也来南岳修禅,在离般若寺不远的地方结庵。马道一信仰北宗,每天都在庵中打坐,一坐就是好几个时辰,有时甚至几天不吃不动,以表明自己禅定的功力。怀让见马道一的佛根很好,便想引他脱离北宗,归顺南宗。于是,心生一计,带着一块青砖来到马道一庵旁,蹲在石上“唏嚓唏嚓”地磨起来。马道一开始并不在意,还是专心打坐,可时间久了,觉得怀让磨砖影响自己心定,忍不住问:“大师磨砖干什?”怀让答道:“作镜。”马道一甚感奇怪,又问:“磨砖岂能成镜?”怀让不答,却反问:“你坐禅干吗?”马道一道:“图成佛。”怀让笑了一笑,说道:“磨砖不能成镜,坐禅又岂能成佛!”马道一一听觉得怀让的话中藏有很深的禅机,就恭敬地说:“请师父指点。”怀让便向他讲述了许多南宗的禅理,马道一越听越信服,遂拜怀让为师。马道一为怀让的首座弟子,跟随怀让十年,得其密传,后去江西传法,成为一方宗主,人称“马祖”。人们长久传颂这对师徒的特殊结识方式,将怀让当年在马道一庵前磨砖的一大片地方称为“磨镜台”,在磨砖的石上镂刻“祖源”两个大字,又在附近建马祖庵(又称传法院)以示纪念。

  清康熙年间,岳麓山蟒蛇洞中盘居着一条巨蟒,此蛇已有千年道法,善于变幻。一年的中秋,皓月当空,人们多到江边来赏月。突然,天空中“嘭”的一声现出一座垂向江岸的拱桥,桥两旁悬着两盏红灯,隐隐有人在天上喊:“要登天者,速上桥!”江边赏月的人顿时轰动起来,争先恐后往桥上跑。当夜偏沅巡抚赵申乔正留宿麓山寺。他因重修岳庙督导有方,觉得南岳人们敬重,一异人送他一颗千年何首乌,食后已开天目。赵申乔信步出寺观赏月色,骤见巨蟒飞入空际,将舌头伸出变为天桥,把眼化作两盏红灯,骗人上桥成为它腹中之食,立即怒不可遏,愤然道:“朗朗乾坤,岂容得此种妖孽作怪!”便疾步下山,从自己的卫队中叫来一位神射手,向左边的一盏红灯发箭。这位神射手具有天生的神力,能开五百斤的硬弓,且在百步之外能射灭香火。神射手拉满弓弦,一箭射出,“扑”的一声正中红灯。顿时,空中“轰隆”一阵巨响,如塌了一座山,灯没了,桥也没了。第二天,赵申乔密令河东药店看见有左眼受创的人来购药,便售毒药给他。这天下午,一个蒙着左眼的道人匆匆走进药店来买眼创药,店主便售给了毒药。是夜,岳麓山不时闻到巨吼和呻吟声,似乎有一巨物在滚动和挣扎。三天后,人们发现蟒蛇洞外躺着一条头如斗大的死蟒蛇,削开蛇腹,里面全是人骨和头发。

  清嘉庆十年(公元1805年),举人彭浚(今衡东金花桥人)参加京殿面试。皇上问:“彭浚,你家哪里?”彭浚答:“头顶鸟岭峰,脚踏双凤桥,前有珍珠堆,后有银珠岭,左有金花桥,右有银花桥,小臣住在王子塘。”彭浚所列,皆家乡实有地名,嘉庆皇帝听了很满意。考官见彭浚才华出众,却起妒嫉之心,故意刁难地问:“湖南地薄,文才如何?”彭浚答道:“五湖湖南有一湖,五岳湖南有一岳,何谓地薄!”考官见此问未难倒彭浚,又出一问:“听说湖南有七十二洞,洞洞出强人,有无其事?”彭浚回答说:“臣的家乡衡山,只有七十二峰,峰峰出贤人。”面试完了,皇帝见彭浚才学超群,文思敏捷,话语含蓄,就钦点彭浚为头名状元。考官仍不甘心,带着讥笑的口吻向彭浚祝贺:“独尔才高!”彭浚说:“大人错了,是唯楚有才!”好一个“唯楚有才”!考官以为找到了岔子,马上奏明皇上:“自古山东多才子,哪听说过唯楚有才呢?请求万岁派小人前去考察,若是胡说,便取消他的状元资格。”皇帝准奏。考官在衡州考察了半月,返回京都。他拉彭浚面见圣上,奏云:“万岁,唯楚有才,纯系彭浚胡谄。”皇上发怒,彭浚即禀道:“万岁暂且息怒。”转而问考官:“大人说我胡谄,有何凭证?”考官说:“我在衡州,出联考了老、少、妇三人,都对答不出,能说‘唯楚有才’乎?”彭浚头号:“你如何考法?”考官道:“我在来雁塔前见一老叟,便又宝塔为题出对:‘宝塔尖尖,一耸七层八角’。他听后手一扬,便笑而远去。”彭浚说:“大人,这样平庸的对联他不屑对答,能不笑而远去吗?”考官问:“何意?”彭浚道:“你看,他手一扬,不就对上了:‘手掌平平,五指两短三长’?”考官又说:“在青草桥边见到一位少女,我出上联:‘青草桥下青草鱼口衔青草’。她却不理睬,低头摘她的黄花。”彭浚道“大人,她的下联不是对的‘黄花园中黄花女手摘黄花。”考官还是不服,又道:“在铁炉门前见到一群儿童在玩耍,我出联:‘金銮殿敲金钟叮当数响’。他们理也不理,点燃炮‘轰’的一响,就散了。”彭浚哈哈大笑,幽默地说:“孩子们对得巧啊:‘铁炉门放铁炮轰隆一声’。”皇帝听了龙颜大开,连声赞道:“妙哉!唯楚有才!唯楚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