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山的香火与名望

2013-07-09 11:33:10 admin 822
衡山的香火与名望
 
“五岳归来不看山”,在古人眼中,“五岳”都是登高揽胜的精品景点。时过境迁,这“五岳”的名气却没有并驾齐驱,仿佛同窗共读的学友,各自奔了前程,若干年后,有的成了“浓缩人生精华”的东方之子,而有的只能“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五岳”中,以东岳泰山为尊,因为它和皇权沾边的事儿最多,依国情,自然算老大;中岳嵩山借少林寺的光而弄得声名赫赫;西岳华山原有神话故事《宝莲灯》为其张扬,近时又被金庸老先生杜撰出“华山论剑”昭示天下,名气更是坐大。相比而言,北岳恒山和南岳衡山出的风头还不甚强劲,名望稍嫌落寞,由此,也更增添了引人一探究竟的好奇之心。这次有幸踏入湖湘大地,终于遂了撩拨衡山面纱的夙愿。
车出长沙,沿京珠高速公路南行,三渡湘江,两小时后就到了绿树葱茏的衡山脚下。“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衡山的主神是号称南岳大帝的祝融,传说中掌管烟火的神,民间也视之为与赵公元帅齐名的财神。衡山山脉始于衡阳城南的回雁峰,止于长沙城外著名的岳麓山,七十二座山峰绵延百里,主峰海拔高达1290多米,也以祝融命名。在它的顶端,有座小庙,窄窄的山门,庙堂仅一殿进深,供奉的神像也只有孤零零的祝融。如果不是多处匾额和楹联的提示,托言谎称山野土祠也不为过。庙宇虽狭小破旧,香火却分外浓烈。看那些香客,通常多人成团,一色皂衣,有的还用黑布束发,衣外套着黄色围裙,上印“衡山进香”字样,缀有多个缝制粗糙且塞满了供香的口袋。这些装束醒目得有些可笑,但他们的眼神和举止却十分严肃,流露出信仰者的一片虔诚。
实际上,徒步登临到祝融峰进香的多为周边村民,只占衡山香客的少数,大多数香客是来自港澳闽粤等四方客商,他们一般在山脚下的南岳大庙中完成求财还愿等任务。
位于南岳古镇的南岳大庙始建于唐开元年间,目前的设置仿故宫形制,殿深九进,两廊硕长,占地近万平方米,其堂皇壮观,煞是少见。据介绍,除两个主殿系屡经兵火战乱幸免于难留存下来外,大庙其他殿堂楼墙皆为近年重制。此庙不仅佛道共奉,且布局怪异:祝融属地方“强龙”主神,享坐正殿倒也罢了,将佛寺列于西厢、道观列于东厢就有点匪夷所思;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八个佛寺和八个道观中,完全不顾传统的宗教格局,观音、如来,三清、四帝被胡乱地排列。依我愚见,在以香客访问量最大化为目标的景观生产者头脑里,宗教的基本规范早已被GDP冲击得七零八落。从衡山的香客远远多于游客,从本地人津津乐道于祝融峰顶春节头炷香拍卖了多少万元、各色人等竞夺头炷香如何激烈的情况看,这猜度恐非虚妄。
值得一说的是,南岳大庙正殿外的烧香很有特点。殿前小广场上,不设香炉,东、西两侧各修一座“宝库”(焚化香烛祭品的小房子)。东侧宝库中灰烬已满,于是,宝库旁的空地便成了“烧香场”,大家不断向熊熊大火中投入香烛鞭炮,状若焚毁毒品。香客们不惮拥挤、炙烤,纷纷于火前围圈跪地膜拜,场面喧闹嘈杂,气氛热烈非同一般!与东侧相比,西侧宝库冷落许多,偶尔才有零星香客朝库内投放香烛。据询问得知,东侧香火是为活人祈福,而西侧香火是为故人祷告。看来,香客亦很现实,祈求的都是今生今世的东西。细想想,其实大多数中国人(准确地说,是浸润汉族传统文化的中国人)对宗教从来抱着一种实用主义的态度,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真正具有对宗教教义的理解、信仰者恐怕千众难寻其一,记住的大抵是各个神祗的功能:谁负责消灾去病,谁负责升官发财,谁负责升学就业,谁负责姻缘子嗣等等。遇到问题就去找负责的神仙烧香许愿,问题解决了就赶去还愿,钱货两清,互不赊欠,颇为洒脱,同受潜规则左右的种种红尘俗事极为相象。
笔行至此,已无意对南岳多作描述。衡山素有“五岳独秀”的美誉,其谷深林幽水清石奇并非乏善可陈,遗憾的是满山青翠、万千古木已难敌金蚀银蛀。南岳大庙将尘世的悲欢功利拉得如此切近,那升腾弥漫的香火,裹挟人们的求财心愿,经环山200余座寺、观、庵、庙,直抵祝融峰巅,将重重秀色、层层灵气遮蔽封杀。有道是“名以文扬”,已经演化为商贾磕头场所的衡山,很难满足迁客骚人求静求闲求雅趣的心态,赏景的兴致所剩无几后,哪里还能再写出“仰视碧落星辰近,俯瞰翠微峦屿低”之类的佳句,为衡山传播“秀”名呢?
南岳鼎盛的香火恐怕和南岳在名望上的落寞是相生相伴的,我想。当然,这又是一个未经考证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