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火衡山

2012-10-09 13:30:19 admin 412
作者:谁倚东风十二栏
  衡山给我的最初印象,是漫天遍地的香。 
    当我们进入衡山县时,遇到岔路,没有路标,看到左边一溜卖香的摊,估计就是通往衡山的路。果然,一路下来,全是红彤彤的香火摊,什么平安发财香,心想事成香等等,直到衡山脚下。南岳,成了香的红海洋。 
 
    遇托—— 
    刚过衡山收费站,就有个穿着绿色制服的人示意我们停车。怎么了?摸不着头脑的我们停下车。原来那人请我们带一个据称是衡山旅游局的女子上山,说是五一太忙了要加班。见我们犹豫不决的样子,女子说可以免我们二十元停车费。见是个女子,想想还是让她上了车。一路上,问她衡山的景点,她说衡山没有什么景,所有的人来就是烧香,主要是两个点,山脚和山顶的庙,在龙头和龙尾烧香就行了。 
    到了山脚的大庙,她带我们到了一个停车地儿,去找人帮我们看车,并说等我们烧完香跟车上山顶。我们下车时,保安一样的人还热心地带我们去请香。在一个商店里,笑得甜甜的小姑娘拿出两叠香包,每叠八个,说是庙里有八个殿,让我们在香包上写上姓名,地址,时间,地址要越详细越好,菩萨才好保佑。还说今天是四月初八,我们好福气,是关圣帝君的生日。我说关圣帝君是关羽吗?小姑娘说不是,是财神老爷。我有点糊涂了,心想,四月初八不是佛诞日吗?关圣帝不是关羽是谁?财神爷不是赵公明吗?但入乡随俗,管它说法如何了。 
    很快,我写好了,姑娘仔细地帮我看过每一个香包是否写对,然后带我到隔壁房间,说请香有请香的规矩,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边问我请什么规格的香。我说普通的就好了。这时又来一个人帮忙,两个人一起说,一起将每一个香包插到一扎物品里(蜡烛,纸钱等)。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她们根本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边说还要放鞭炮,让菩萨听见,再加上高香——一大堆东西,我估计我一人根本拿不动。这时先生过来了,说怎么搞这么复杂?最简单的就行了,小姑娘说这就是最简单的,边算钱,共278元。什么?我问单价,姑娘再算,又说某物没算进去,那不三百多了?我说只要香包,姑娘说你光要香包没用的,你听我的,至少要高香。先生说什么听你的,听我的!姑娘还在絮絮唠唠地说这样菩萨不保你发财的,不灵的。我有些生气了,说靠什么都没用,人自助而后天助。有先生在旁边,我坚决地只要香包。姑娘没有办法,黑着脸把那小山一样的东西拿走了。16元。过了一会儿,嫂子出来了,她的多了两束杂物。52元。她笑道:“幸运52。” 
    后来,等我们从大庙出来,我还傻乎乎地问,那女的呢?人自然是没了踪影。其实,人家就是个托! 
    仔细想想,人还是不能贪呀。如果我们不贪那二十元停车费,就不会同意她上车。而店里卖香的小姑娘,如果不是狮子开大口,想一下子赚几百元,我们也不会这么反感,让她赚百多元也就罢了,反正也难得来这么一次。 
    贪欲,恶之源。 
 
    南岳大庙—— 
   我们从北后门进,先到宝库去烧香。只见宝库里火光雄雄,真的是香火鼎盛呀。用力一抛,一大堆香烛扔进去了事。根本不必像别的小庙那样先将香点燃,然后到殿里顶礼膜拜。觉得也有点可笑,几十元,几百元的香,就这么“轰”的一声就没了。真可谓名符其实的宝库了,就四月初八这一天,不知吞了多少钱。 
    烧了香,才开始各处游玩。 
    南岳大庙分为九进四重院落,包括正殿、寝宫、御书楼、盘龙亭等建筑。 
    御碑亭内有驮碑的铜龟。导游一边念唠,“摸摸神龟的头,一生无忧愁;摸摸神龟的身,快乐永青春;摸摸神龟的尾,顺风又顺水。”很多人一路摸过去,把铜龟摸得光滑锃亮。我到是对外边的铜鹤感兴趣,它脚踏长着灵枝的枯木,亭亭而立,线条十分流畅。觉得它神形兼备,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风韵,该是道家的神物。 
    说到道,就不能不提到这是南岳大庙的最大特点。南岳大庙是佛道共存的,东八道观,西八佛寺。道士与僧侣各自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追求着,和谐相处,丝毫没有冲突。在万寿宫灵官殿里,看到一个长须老道在打盹。他须发皆白,所剩无几的头发在头顶盘了个小小的髻,才核桃般大小。他看上去是那样安静慈祥,仿佛已经灵魂出窍,正在天地间神游。此时如织的游人,午后骄阳的热浪和着的嘈杂人声,似乎被一道无形的墙挡在了殿外,分成了两个世界。 
 
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觉得这整个南岳大庙,就像一个大同世界。儒释道各自不同的文化,都能在这里得到充分的体现,融合。而人们,无论是男女老幼,不管他们来哪一个社会阶层,都在这里找到了各自的精神需求。这是一个充分体现了人性需求的平等,祥和的世界。 

    祝融险峰—— 
    看完大庙,由大哥开车,我们直上祝融峰顶。 
    衡山自古就有寿岳之称,历代帝王皆来此狩猎祭天,一直是香火鼎盛,带有很浓的宗教、神话色彩。衡山方圆800里,共有72峰,海拔1298米,其最高峰祝融峰相传是火神祝融游息之地;而它最南端的回雁峰则是古人认为的大雁至此回转之地。 
    现在,衡山已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故而其植被,物种的保存十分完好。放眼望去,但见林木丰茂,苍翠葱郁,山转景移,一步一叹。 
    只是,后来我发现,我的眼睛没法看景了。因为衡山的路实在太陡,非常吓人,我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路上。山路窄且极陡,急弯又多。似乎没有平路,全是转弯上坡,着实考人技术。不过,在弯道边装有凸镜,能很方便看到来车的情况。 
    这个时候已是下午四点,下山的车子一辆接着一辆,而和我们一样这个时候上山的也大有人在。路是那样的窄,每次会车,都觉得我们会开到路边的沟里。这样陡的路,只能挂一档行进,几次想挂二档,根本没有办法上。我们每个人都捏着一把汗,但对每天在衡山上来回不知多少次的旅游中巴司机来说,早已是驾轻就熟,小菜一碟。他们急火火地直冲猛下,喇叭按得山响。有次后边的中巴要超车,全是弯道,根本不好让路,好不容易找了个地儿停下让他们先过了。大哥一发动车子,嗯?车子后退!再发动,又退!我可慌了,心跳得厉害。大哥可是有着十几年车龄的老司机了,半坡起步可不当回事。这回万一?还好,车子前进了。 
    在我们的前面有一辆桑塔纳,估计车技不太行,开得小心翼翼的,我们跟在后边可真受罪。后来到了一个岔路,左上右下,是单行线。桑塔纳走错了,我们趁机超过它,哈哈,这回开起车来就容易多了。但过了这段单行线以后,又得避让牛气轰轰的旅游中巴和下山的车子了。在一个急转弯,一辆下山的帕萨特直冲而下,眼看就要撞上了,我不由得失声叫起来。大家都猛打方向盘,梦一样的擦边而过,可能我们之间只剩一毫米的间隙。天哪,真吓死人了!现在想起来仍有心有余悸。这样惊险的状况时有发生,我常常被吓得叫起来,神经一直崩得紧紧的。后来发觉,脖子好累,估计是太专注之故。 
    在磨镜台停车休息,放松放松心情。到何氏别墅转了一圈,出来在石栏边远眺南岳镇。满山秀景尽收眼底,台前深幽的山谷里苍松郁郁,枝干虬曲,很是怡人。 
    休息够了,继续上行。终于,到了祝融峰顶,一开车门,冷嗖嗖的湿雾猛扑过来,气温骤降十几度。我身上的热量好像在一秒钟之内被传导了,赶快穿衣服。 
    眼前的衡山,被一团团浓浓的云雾包围了,能见度很低,天上山下的一切全都笼在这烟雾里了。而风仍在使劲地吹,把浓厚的云雾从山谷里卷上来,撕成片,撕成缕——而人,似乎可以腾云驾雾,随风飘去,只见胸前身后,全是青烟白气,连头发都浸满了这湿漉漉的水雾。伸开手指,丝丝缕缕的清凉水气透指流过;用手一掬,冰冰凉似乎捧着一团云雾,但空空然什么也没有;随手一舞,它们似乎能跟随指尖划出一道雾痕,真有些飘飘然羽化登仙之感。 
    突然,一阵狂风掠过,浓雾消散,高低远近的山峰渐又显出它秀丽的身形,而山下的南岳镇清晰可辨,真的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但不一会儿,又有大量的云雾沿山谷向上涌来,一座座山峰重又云遮雾绕地一片模糊。衡山“如飞”果是不错的。 
    在祝融殿后的望月台,石栏边全是白茫茫翻腾的云海,一切都隐在了虚无之后。到处云雾蒸腾,觉得自己也变成了水汽,云层,随风飞扬,飞向浩浩宇宙,朗朗乾坤。 
     
    寿岳神迹—— 
    在万寿广场上边,有个高9.9米的万寿大鼎,重达56吨,其上铸有我国有文字史以来各个朝代、各个民族留下的1万个寿墨。 
    一大早,万寿广场前边就挤满了进香的人潮,多是跟团的游客。其中一队尤为抢眼,估计是当地的,都是中老年人,无论男女,全是统一的着装:黑衣黑裤,头上还缠着黑纱巾,身上穿着印有“南岳进香”字样的红肚兜,每个人手里都提着香烛等物。而另外一队,看样子是游客,但领头的人拿着喇叭,手里还有一本经书,一路走,一路唱经,而队里所有的人都虔诚地跟着念,人手一枝香,其中不乏穿着超酷的时尚男女。 
    我站在寿坛前,看着儿子在宽阔的万寿广场上撒欢似的跑。几天来,小家伙有些感冒,跟着我们东奔西跑的,今天他的精神好多了。忽然,先生发现了什么,招手叫我们过去。到了跟前,先生让我们看儿子的后颈,那上边竟然显了一个“寿”字。晕!没那么巧吧。前两天给儿子刮痧,在后背给他刮了三条黑黑的痧印,今天他后颈正中的痧印竟消退成一个草体的寿字。非常像!天哪,真是神迹。儿子哎,你可真是“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齐光”了呀。 

    水帘胜景—— 
    水帘洞古名朱陵古洞,相传是朱陵大帝居住的地方,道家认为它是道家的“第三洞真虚福地”,乃“朱陵太虚小有之天”,简称朱陵洞天,历来是神仙居住的洞府。 
    水源自南岳紫盖峰顶,顺着山势飞泻而下,形成瀑布,时而在乱石绝壁中曲折跳跃,时而轻缓地漫过石阶,时而又直下碧潭,一路欢歌奔下山去。看这青山翠谷中的白练,在阳光下闪耀着晶莹夺目的光彩,仿佛无数珍珠碎玉从山顶直泻而下,令人眩目,无怪乎历来为道家奉为洞天福地。 
    在醉眠石上小憩,静听哗哗的流水声,风吹过,一阵阵清凉的雨雾扑面而来,不禁有些心神恍惚。道家追求的是自然的东西,“道法自然。”而水,老经上说:“上善若水,水善利物而不争”。水润泽万物,从不与万物争高下,表面上水好似完全柔弱无力,实际上水外柔内刚,具有内在的骨气。而人,是不是也该如此?水本无心成善而百善自成,水是最接近大道的。反观我们的心,是不是该像水一样宽容呢?像深邃而开阔的水一样,有深度而有涵养,能够包容承受一切—— 

    看山看水,山水总是永恒的主题,“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自古以来,人们对山水美景的追求从来没有停止过,愿这份美好亘古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