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香火和出家女孩

2013-06-29 11:02:34 admin 462

很多人劝我到湖南千万不要去什么南岳衡山,别看它也是五岳之一,却比起西岳华山、东岳泰山,不知差了几多。无论从秀,还是从雄,无论从奇,还是从险来比,都难得与这东西两岳相提并论。前些日子到湖南野游,本不想到南岳的,可是集体组织还是免费,不去白不去,总比呆在旅社睡觉强些,也就沾了个便宜,来到了这座朋友极力推荐不要来的衡山。

  因我也去过东西两岳的,所以来到衡山后总拿这两岳与它相比,把那个姓王的导游折腾得够呛。问些吊钻古怪的问题,难为人家。原因是衡山不是很美,心里本有些来气,而我又来自西岳故里,你说还能瞧得上这个小小的南岳么?导游并不恼我,还向我打听些关于华山的传说之类。我记得当时他问了我一个关于华山是道教名山还是佛教名山或者还是什么名山之类的问题,问得我当时语塞。说实话,对于华山,我知之甚少,早年看过金庸老先生的《射雕英雄传》之“华山论剑”,知道些华山的典故,却因为年少不记事,忘了个一干二净。所以当王导问起这个别人看起来很浅显的问题时,于我却是天书了。

  见我不知,王导便越发来了兴致,竟然又出了几道考题来考我们,哪四座山为佛教名山,哪四座山是道教名山?想不到同行的几个人也都一知半解,没有一个回答齐全。王导他越发来了劲儿,那兴致便象了喝了酒一般,神采飞扬的样子,如数家珍地说起四座佛教名山和道教名山的典故来。好象那些山都是他的什么亲戚似的。临了,王导又大声地问我们:你们哪位知道哪一座山既是佛教名山又是道教名山?说出来奖一瓶矿泉水。见我们一个个摇头,便神秘兮兮地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啊了一声,莫非是衡山?王导赶紧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我,笑了:“别小看了衡山,它可是全国最有名的集佛道于一炉的名山哪!”

  “何以见得?”有人硬是不太相信。

  “呆会儿领你们去南岳大庙就知道了”王导诡秘地一笑“到时候别老盯着人家漂亮道姑看呐。有一个道号叫慧灵的,长得可真是......”

  大伙来了兴趣。一人急急地问:“能见到她吗?”

  “那就看你们的缘份了”

  面包车开到一个胡同口就不再向前开了。而明明前面有一条街道。王导说:下去再走200米,就到了南岳大庙了。有人就问:“车往前开开,省得我们走路”王导说:“你知道这条街是什么街么?”王导未等我们说话,便自个儿说开了:“这条街可是正宗的明清古街,当地政府为了加强保护,规定只能行走11号车。”我们一听恍然大悟。原来这条街是步行街。

  走近街口,但闻香气扑鼻,香烟燎绕。果真是名不虚传的一条古街,一色的青石板铺就的街面,很干净整洁。只有两层楼高的店铺,也是清一色青瓦白墙;每家店铺门前摆着一人多高的古瓷花瓶,我想若是店铺的老板和伙计都穿上古装的话,没准真有点时光倒流的感觉。

  整条街除了一种产品之外,不卖别的产品。而越靠近南岳大庙,这种产品的价格越高。这种产品我不说你也会明白:寺庙边还能卖什么?香烛呗!这回可是开了眼界。每路过一家店铺,老板和伙计都非常热情地向你推介他们的产品,并邀请你进来挑选。香烛这玩意我倒是见过不少,却没见过如此琳琅满目的。几乎让人眼花缭乱。而一只最大的香烛,几乎有一人多高。听店老板说,这南岳大庙由于是道佛合一的大庙,不同宗不同门的善男信女都可以在这儿找到寄托。烧香的拜佛的,比起其他寺庙,要多得多。所以这条香火街也就香火旺盛了。

  街的尽头当然就是导游夸了半天的南岳大庙了。门楼并不显眼,可进得门来,却大吃了一惊。殿堂厅阁,果真是气势不凡。大殿里,供奉着道佛两大家的佛祖道宗。当然不会是在一个殿堂里同时出现。每一个大殿里的和尚、道士年纪不是很大,有的甚至更为年轻。眉宇之间透出一股冷眼看红尘的神色,真不知道他们在出家前是干什么的。面对这世间的滚滚红尘,就没有一点心动吗?

  我边看边寻思着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慧灵道姑,也就没有认真地感受这周遭的香火,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可转了大半个圈子,奇怪的是没见一个道姑的影子。更别提慧灵了。心下便有些失望起来。果真今天没缘了不成?此刻不知谁念叨了一句:王导,怎么这儿出家的都是男的,你说的慧灵道姑在哪儿呢?

  王导笑了:“急了不是?”

  一人说:“能不急吗?要不你说这儿有个慧灵道姑,我还真不想进来呢。”

  王导说:“哎,都是王导惹的祸啊!罢了。本不想领你们去,但看你们猴急的样子,还是跟我来吧。到时候见了人家可得放尊重些。提问题可以,但千万不要过份。”

  我们笑了:“但请放心就是。”

  团队的其他人都分散了。只有我们四个慧灵迷紧紧跟着王导穿厅过堂,带着不同的目的,急切地寻觅着那一缕仙踪芳影。

  走到一间碑房,王导停下了。他抬腕一看表,说:“时间正好,还差十分钟就到了慧灵的当值时间,这儿是她的必经之路。”说完王导走了。

  十分钟过得很慢,我索性闭起眼睛,可脑海里却不时勾画着慧灵的样子。迷迷登登地不知听谁叫了一声:来了,来了!我睁眼一看,见一个身穿皂衣皂裤的人朝这边走来。越走越近,那人是个道姑不错,面容虽说清秀,但身材臃肿,怎么可能是慧灵呢。

  二十分钟过去了,依然没见一个道姑就这边走来。又等了十分钟,离集合的时间已经不远了。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看来,今天是没缘见到慧灵了。

  我们怀着惆怅的心情找到了王导。王导说:今天我问了,慧灵肯定在的,实在不行,我再领你去一个地方。

  我们一路小跑地跟着王导来到一个大殿。这儿的香火极旺。来烧香的人把偌大的一个殿挤得让人透不过气来。但见左面一女子,就是半个小时前我们见到的那个道姑,正被一堆人包围住,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王导手一指说:你看那道姑就是慧灵。边说王导也“啊”了一声:“三个月不见,慧灵怎么变成了这样子?怪了!”

  原来她就是慧灵?

  王导见我们也发楞,连忙解释道:“我跟你们说的慧灵,原来的身材很好,谁想到三个月不见,就成了这样子了。这可怪不得我。”

  其中一人自言自语:“真是世事变化,谁也怨不得的。”

  返回的路上,我还在为刚才的遭遇而忿忿不平。想不到满心的希望却成了失望。越发对这南岳衡山有些不屑起来。

  终于有一人按捺不住这份失望情绪,对王导说:“你说的那个慧灵,什么玩意嘛!”王导一时语塞。看得出来,他也有些失望。就象一件自己十分满意的东西,被人掉了包,你说这是什么滋味。

  那人还要继续说着,发泄着对南岳的不满。突然间有一个声音传来,挺浑厚的男中音:“你们别说王导的不是了,也别说慧灵为什么变成这样子了,其实怪来怪去,还得怪游客自己”

  他继续说着:“慧灵出家前是个美丽的女孩。面容清秀,特别是一副魔鬼身材更是惹得一些男孩频频回头。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出家的真实原因。尽管出家后身穿道衣,但那份天然的美丽却无法彻底包藏。来大庙的所谓善男信女,当然绝大多数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来这儿烧香祈福,保佑平安。但也不能否认有人怀着一些其他目的。自从慧灵来这儿出家后,人们发现这儿的香火比过去更加旺盛了。特点是慧灵当值的时候,更是人满为患。当然香火旺盛了,功德箱的捐款也多了。庙里的道长僧人自是欢喜。而慧灵却越发地感到不自在起来。原来,来这儿烧香的个别浮躁之徒,见慧灵长得清秀,色迷迷的眼睛老盯着人家,还专门问些不三不四的问题,慧灵开始的时候是不卑不亢,从容应对。可后面有些人越来越过份,个别老板们竟然还当面将一沓钞票给她,表示要把她带走,希望还俗后包她娶她。慧灵忍无可忍,厉声喝斥,请他尊重自己的选择和信仰。三个月前,慧灵听从了一位高人“指点”,使劲吃东西增肥......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子。你说,这到底应该怪谁呢?”

  是啊,该怪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