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秋拍佛像收藏火热 神秘买家掷四亿请回一世噶玛巴像

2015-12-15 12:14:35 674

10月4日,香港瀚海首拍在四季酒店完美落幕,“我佛慈悲”专场成交率达83%,其中红铜鎏金的莲花生及其明妃以2400万港元落槌,十世噶玛巴·却英多吉以1400万港币落槌。10月6日,香港保利中国古董珍玩专场中佛像板块表现突出,是整场的亮点,最终成交额4200万港币。记者也在现场,其中明宣德铜鎏金无量寿佛成交价700万港币,经过激烈竞拍,落槌后响起一阵掌声。前几日,记者收到圈内人士消息,“上师造像之王”一世噶玛巴像逾4亿成交。2013年,在北京首都博物馆举行的名为《佛韵——造像艺术集粹展》的藏传佛造像展览时,此尊上师造像的原主人、国际著名的收藏大家Speelman先生当时开价就为2.5亿人民币。所以,此次传出的逾4亿人民币的成交价格,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细勘佛像

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了此尊佛像的“尊容”,铜像大致年代为14世纪晚期至15世纪早期,所表现的是噶玛噶举创派祖师,一世噶玛巴都松钦巴的形象。

造像采用质地精纯的合金铜,他的容貌极为写实,头发及胡须均以白银包覆的方式处理、额头的皱褶及嘴角的法令纹均被突出刻画,以凸显其年龄特征;双眼错银、瞳仁以青金石镶嵌,使得上师目光更显睿智与犀利,颧骨及下颌部明显凸起;双手结禅定印、结跏趺坐于宽阔的莲座上;内穿典型的藏式交领坎肩、外披一件厚重的僧袍,衣纹处理柔软而自然、富于层次感,边缘处以白银、黄金错嵌出细致精美的纹饰。

再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的脸部是如此栩栩如生,表情安宁,神态中的平和、宽容、谦逊与忍让,非常震慑人心,冷硬的金属质感却好似被赋予生命一般,法相伟岸之余,更彰显了十分鲜明的人性化艺术特征,完美的表现出宗教领导者的智慧与庄严。以上的特征在西藏地区独特的上师题材造像艺术中尤为突出,而此尊佛像无疑是之中翘楚。


价值几何

就目前国际收藏趋势来看,藏传佛教题材的佛造像、唐卡等艺术巅峰作品,虽然每年价格持续升温,但无奈市场化的时间太短,可以开放买卖、公开拍卖的政策不过十年,因此,其价格还处于低谷,那么这次传说逾4亿成交的一世噶玛巴像为何值这个价格呢?

从收藏价值方面,欧美许多大型博物馆都藏有中国高古石造佛像,即便许多都是破损的。一尊石造佛像存世一两千年,虽然有些破损,但前史和文明的痕迹仍在,其艺术价值显而易见。市场上仍见一些极具前史价值和文明、艺术价值的前期佛像,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注重,藏传佛教造像蕴涵着极大的上升空间。此尊噶玛巴像就是久负盛名、被业界广泛认为是西藏佛教“上师”题材雕塑艺术中最杰出、亦是独一无二的顶级大师的作品。

在艺术风格方面,此尊造像显得较为独立,在已知存世的西藏古代造像作品中,可作为类比的作品极少。从其铸造工艺以及不惜工本、奢华的贵金属镶嵌规格可以看出,这尊造像在制作之初便受到了极大的重视,捐施方也应为噶玛噶举派的重要寺庙。按照噶玛噶举教史中的记载,有能力供奉这样一尊珍贵造像的寺庙应该只有两座,即类乌奇地区的噶玛丹萨寺、及前藏地区的楚布寺。两座寺庙均为都松钦巴本人筹建,噶玛丹萨寺为该派发祥地,而楚布寺则是都松钦巴晚年建立,之后成为噶玛巴的主要驻锡地,二寺均被视作噶玛噶举祖寺。至今仍秘藏于楚布寺内一尊据传为噶玛巴法王自观的“天降黑袍怙主像”,其材质与一些细节特征上都与该尊都松钦巴像有极高的一致性,为判断此尊造像的出处提供了较为有力的证据,所以其制作年代则可大致确定为14世纪晚期至15世纪早期,在这段时间内,噶玛噶举派在藏地已具有极高的宗教地位及政治影响力。

从造像表面熟旧的包浆及近乎完美的保存状态判断,其在被制作出来后的几百年内一直受到悉心的供养与呵护。因缘际会,不知何时,因何种原因流落海外,又因其震撼人心的艺术之大美而受到藏家们的精心收藏与传承,并多次经权威著录,成为具有典范意义的殿堂级艺术珍品。

藉此,逾四亿的成交价格也正好验证了此尊美佛无与伦比的至尊地位。


引发思考

从古至今,中国352名皇帝,滥情者众、痴情者寥。对一个比自己年长十九岁的女人终身矢志不渝的,惟有成化帝一人。遥想当年,受到成化帝宠爱的万贵妃把玩着鸡缸杯,与成化帝饮酒作乐。再看成化帝对于佛像的态度,制作佛像的艺术家、大师经过精挑细选。拜佛前,成化帝沐浴更衣、沐手焚香,内心澄明,来到佛堂,向供养的佛像顶礼膜拜,祈愿国泰民安。

2014年4月,玫茵堂珍藏成化斗彩鸡缸杯在香港苏富比2014春拍现场正式举槌。最终以2.81亿港元成交,买家为著名藏家刘益谦。他当时用鸡缸杯喝了几口茶,笑称“想吸一口仙气”,一时间掀起了媒体和网民讨论的热潮。和众妃饮酒作乐的成化帝所用的鸡缸杯能拍2.81亿港元,然而同一场次中上拍的曾受到皇帝跪拜的佛像价格却达不到它的百分之一,有的甚至直接流拍。鸡缸杯说到底是喝茶喝酒的器物,可佛像却会接受着当时皇帝与平民跪拜,身份极为尊贵。这么衍生开来思考,便觉得这个价格理所当然,而且有很大的升值空间。毕竟,时间会平衡一切的价值。就譬如纽约苏富比近期今年秋拍刚刚成交的大清嘉庆年间无量寿佛绢质唐卡成交价为七万美金,行业内大佬在朋友圈表达出了好似捡漏的喜悦。在目前市场上,藏传佛教造像的价值与价格不对等现象也频有发生。本次神秘买家豪掷四亿人民币必将使藏传佛教造像题材再掀高潮,所以引起了《壹收藏》周刊记者的高度关注。

佳士得2010春拍中,一件明宣德制鎏金铜无量寿佛坐像以7010万港元成交。同年,一件清康熙大成就者嘎巴拉铜像在北京翰海秋拍以1792万元成交;2011年,北京翰海春拍上也拍了大量佛像,其中有3件佛像成交价逾千万元人民币。北京保利在当年秋拍中推出“观自在中国佛教造像专场”,有63件拍品成交,成交总额高达7388.86万元;2013年苏富比秋拍,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以2.36亿港元成交。10月6日香港保利古董珍玩专场中的辽代铜观音立像估价仅20~30万港币,经过三十余次的较量,被电话委托买家以310万港币竞得。

此次神秘买家豪掷4亿人民币,必又将掀起一股热潮,到底是哪一位佛像收藏的狂热爱好者呢?他必定是实力雄厚且有眼光的买家。记者联系了若干位圈内熟识的收藏家,截止到发稿前,还没得到任何有关买家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