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木雕的题材与表现形式

2011-07-16 10:05:40 admin 889

南岳木雕的题材与表现形式

  李 昭 程家龙 徐 蛟 王 波 邹超荣

  基金项目:湖南省大学生研完性学习与创新性实验计划项目《湘南木雕艺术在现代社会的传承与发展》

  摘要:南岳木雕作为湘南地域文化的一部分,体现了湘南文化的地域特征,蕴含了湘南文化的社会成分和观念成分。因此其题材、内容深受楚文化的影响,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内涵。其表现形式则充分体现了木雕创作的多样性,它以独特的艺术形式、精湛的雕刻工艺和优美的装饰效果展示着经久不衰的魅力。南岳木雕是我国木雕艺术的瑰宝,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键词:南岳木雕 湘南文化 表现形式

  一、引言

  南岳地处有着深厚传统文化、山水秀丽的湘南城市——衡阳,南岳衡山是我国著名的道教与佛教圣地,风景秀丽,林深树多,那连绵飘逸的山势和满山茂密的森林,四季长青,就像一个天然的庞大公园。自古以来,南岳的木材资源极为丰富,民间建筑、家具、佛像都有着雕刻传统,在宗教文化、儒文化等传统文化和湘南地域特色的影响下,南岳木雕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其数量可观,品种齐全,技艺也非常精湛。木雕艺术在沿着湘南地域楚文化发生、发展与延续的发展背景下,出现了许多内容各不相同、形式各有特点、风格各有差异的木雕艺术品。南岳木雕作为湘楚文化的一部分,除有着木雕艺术的共性特征外,还有着属于自己个性的独特风格特征,这些术雕艺术技术精湛,生动神韵,奇伟诡谲。魅力无比。无论从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还是艺术学的角度看,南岳木雕饱含了湘南文化的社会成分和观念成分,具有鲜明的湘楚文化的地域特征。其题材、内容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和楚文化的影响,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内涵。其表现形式则充分体现了木雕创作的多样性,它以独特的艺术形式、精湛的雕刻工艺和优美的装饰效果展示着经久不衰的魅力。南岳木雕是我国木雕刻艺术的瑰宝,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南岳木雕的题材

  在南岳地区居民用木雕进行装饰极为普遍,不管是寺庙、宗祠、戏楼、民居,还是从梁、柁墩、藻井、天花的梁架雕刻到斗拱、额枋、雀替、垂花柱、花牙子、匾额的檐下雕刻到门窗雕刻等。几乎是可装饰的部位都有木雕的存在。木雕创作题材广泛,有佛、道、原始宗教等宗教类,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历史人物、故事类,民间传统与艺术类以及寿文化等。

  1、佛、道、原始宗教等宗教类

  东汉至唐宋以来,随着佛教的南传,楚地南岳衡山逐渐成为道教、佛教圣地。南岳在早期奠定的深厚巫道宗教艺术文化的基础上,诞生了许多丰富多彩的宗教类木雕艺术。这些术雕艺术都是为宗教服务的,大部分都依附在寺庙建筑上,如原始宗教的祠庙、佛教的寺院、道教的宫观以及书院和木牌坊;还有佛道造像、祖宗造像、巫神信仰的木雕神像等也成为南岳木雕的主要内容。下面选取极具代表性的南岳庙进行分析。

  位于南岳古镇的南岳庙,始建于隋朝的九进四重院落,是中国南方最大的古建筑群,有“江南第一庙”、“南国故宫”之称。南岳庙坐北朝南,四周围是红墙,角楼高耸。林涧山泉,绕墙流注。东边有八个道观,西边有八个佛寺,中轴线上排列着一组宫殿式的建筑。早在明清时期,大庙就以其出色的木刻、石雕、泥塑被誉为“江南三绝”。南岳庙以八百蛟龙为最大特色,无论殿宇的梁柱、屋檐,还是柱基、神座,乃至门框、斗拱,神态各异的蛟龙,随处可见。大门、厅门、天井周边的阁楼、隔扇、窗户、梁枋以及藻井、神龛、宗祠、戏台等也是装饰的重点。木雕在这些公共建筑中的装饰作用是其他装饰手段所不可替代的。它时而朴实时而繁缛的构成,凸显出建筑的特色与韵味,营造一种气势磅礴、富丽堂皇的氛围。

  南岳大庙由九个建筑体组成,保持了唐宋以来的艺术精华,其中第二进为奎星阁,阁为戏台。在戏台的中央顶部,有一条巨大的木雕盘龙,由香樟树雕刻而成,雕刻技术高超,工艺精湛;第四进为御碑亭,木结构,为八角重檐攒尖顶,红柱碧瓦,雀替斗拱,脊兽齐备,玲珑夺目,八个飞檐角均挂有鱼尾铁钟,风动钟响,清脆动听;第七进为南岳圣帝大殿,供祭祀炎帝之用,金碧辉煌,覆彩色琉璃瓦,略似北京故宫,是南岳最高最大的殿宇。殿高七十二尺,里外共有七十二柱,象征南岳七十二峰——殿内用轩廊扁作梁,上绘海水云龙,十分夸张,殿内佛龛僧帽顶门头,雕刻细密,遍贴金箔,富丽堂皇:第八进圣公圣母殿的斗拱是传统斗拱的变异形制,传统建筑中斗拱以榫卯结构交错叠加而成,有承挑外部尾檐荷载作用,此处斗拱的装饰作用大于力学功能,它呈网状结构,昂嘴雕刻成梅花形,斗拱层层交错,繁密而纤巧,富有美感。

  2、历史人物、故事类

  南岳木雕深受儒家思想、宋明理学的影响。在题材上主要是以中华文化中的儒、佛、道合流,以名人轶事、文学故事、戏曲唱本为主。如南岳第八进圣公圣母殿的额枋雕刻有“君臣鱼水”、“露台惜费”、“御千里马”、“屈尊劳将”、“过鲁祀圣”、“遣幸谢相”、“赏强项令”、“薄轮征贤”等历史故事,人物或立,或坐,或跪,场面宏大,雕刻工细,朱红底漆,金箔饰画,显得高贵华丽;南岳第七进圣帝大殿,是南岳最高最大的殿宇,殿外额枋下采用了玲珑、精美的透空花格类似干花牙子雀替装饰,雕刻有“大禹治水”、“姜子牙出山占卜相命”、“渔人”等内容。

  3、民间传统与艺术类

  就南岳木雕题材的广度和深度,其最为珍贵之处在于“民间”这一要素的存在,这种艺术品的生命力,来源于民间,永恒于民间。南岳木雕是为满足最原始的审美需求而引发的,当地人民借助木雕,雕刻出自己想表现的事物,表达出自己希望表达的理想、追求与情趣,同时起到文化普及与教化的作用。这种大量来自底层民间工匠的创作,经历过漫长的发展过程。作品的成型、审美价值的提高和艺术风格的凸现。离不开湘南文化的社会背景。到清代,南岳木雕技术达到了高峰,南岳木雕工艺品作坊兴盛,逐渐形成地方色彩鲜明的民间木雕流派。

  民间木雕艺术的表达内容沿袭历朝历代,有人们所熟悉的牛马家禽、麒麟、蝙蝠、狮子、鹤、鹿、鱼虾,寓意六畜兴旺、生活美好;有四季花草、植物花卉、蔬菜瓜果,如湘南古建筑栏杆上雕刻的仙果、荷花、瓜果的图案,使人清心悦目;有象征吉祥的图案纹样,如“平安如意”、“吉庆有余”、“龙凤吉祥”,还有表现湘南人民现实社会生活中的题材。包括男耕女织、蚕桑纺织、商贾集会等等。南岳庙隔扇门上的雕刻装饰题材多样。以人物、动物、花卉、宝器等为主。圣帝殿隔扇门,夔纹隔心局部漆金,绦环板为人物浮雕,裙板为四季花,玲珑轻巧。嘉应门门匾,四周饰有龙凤纹、火珠文等,金碧辉煌。

  4、寿文化类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南山,指的是衡山。南岳人文底蕴博大精深,历史文化积淀厚重。游览南岳,不仅使人领略到“五岳独秀”的旖旎风光,更让人感受到“中华寿岳”寿文化的神奇。来到有着寿岳衡山的南岳,似乎走进一个多福多寿的境地。身在南岳凝固着的寿福文化之中,我们可以看到有关寿文化类的木雕艺术。南岳庙奎星阁戏台上绘有八涧神仙图,保留完好。雕花屏障上有 “福禄寿”三星巨幅画像,其寿星身材矮短,高额长脸,须眉银白,左手握龙头拐杖,右手托一王母娘娘赐的蟠桃,红光满面,嘻笑近人,相传人见寿星,则“天下理安”。

  三、南岳木雕的表现形式

  南岳木雕立足于雕,根据建筑物体的部件需要与可能,有深浅浮雕、立体圆雕、透雕、镂空雕和线刻等表现手法。其技艺之精湛,让人惊叹。

  1、浮雕

  在古建筑中,浮雕是运用得最广的一种木雕艺术形式。如门窗、厅堂隔扇的绦环板、裙板、檐下额枋、天花板以及梁柱等,最适宜浮雕的装饰。浮雕是在木料上将所要表现的图案凸起,与浅雕相反,雕刻技法上属于“阳文”。它的操作原理与篆刻艺术中的“朱文印”相同,所不同的是篆刻是单线条的。而浮雕则要分层次,要表现题材的立体感。从某种程度上讲,要胜于其他任何一种木雕表现形式,尤其深浮雕,能表现复杂而生动的场面,具有诗情画意,引人入胜。比如南岳庙圣帝殿隔扇门局部配台独立成幅的木浮雕作品,画面立体感较强,人物表情丰富,栩栩如生。南岳古镇民居如大窗子下方栏板、天井四周上方横板、檐条等也采用浮雕较多。

  2、立体圆雕

  立体圆雕在一般的古建筑中运用得并不多,即使有也不过是在一些亭阁上雕一些花篮、倒挂狮子之类的题材。立体圆雕最适宜表现专供欣赏的小件陈设品和大型的具象和抽象的木雕艺术作品。在南岳大庙我们可以看到前者立体圆雕表现形式的经典之笔。花篮式柁墩以圆雕写实为主,结合多种雕刻手法。饰以彩漆,精巧别致;金柱顶部孔雀撑拱和梁上花瓶式变形柁墩,圆雕孔雀展翅翘尾,昂首鸣叫,非常传神,花瓶柁墩则彩漆精绘,五彩斑斓。

  3、锼空、镂空雕刻

  锼空、镂空雕刻在古建筑的木雕装饰中,具有独特的艺术效果。锼空雕刻,习惯上又称透雕和镂空雕刻(镂空是用凿子雕凿),是在木板上用钢丝锯条锼刻空洞,并施以平面雕刻的一种工艺技术。它是木雕艺术特有的一种表现形式,一般要经绘图、锼空、凿粗坯、修光、细润等一系列操作工序而成。因为它有比较匀称的空洞,能使人醒目地看雕刻的图案,视线不受障碍。玲珑剔透而有强烈的雕刻艺术风格,极富于装饰。南岳古建筑大都在门窗中饰以锼空、镂空雕刻艺术,在隔扇门的隔心、涤板、裙板、栏窗以及雀替部位的雕刻工艺中尤为明显。比如南岳庙圣帝殿外檐额枋下有雕刻了神话故事的雀替,采用了镂空雕,这种类似于花牙子的雀替,装饰功能大于结构性功能。

  4、浅雕

  浅雕是在木板上雕刻出较浅的简洁明快的线条,在雕刻技法上属于“阳刻”,其工艺性质又如篆刻艺术中的“白文印”相同,具有典雅古朴的艺术效果。它具有工具少、操作方便、表现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图案设计不受规格制约等特色。适合于装饰大面积板面,如橱门板、屏风、挂屏、隔堂板、大型室内壁画等。南岳在窗子和屏门隔扇下方雕刻的花鸟走兽,虫芋、八宝博古等都是采用浅浮雕表现手法,但刻画得比较精细。

  5、木雕造像

  南岳佛教木雕在造型上沉雄大气,简洁生动,刀法上强调对整体神韵的把握,手法简约,优美而又朴实自然,详略得当,浑厚大气。具有含蓄内敛的写意性,粗犷古朴,人物栩栩如生,神态自然逼真,具有鲜明的楚文化的传统风格,令观者产生无限的遐想。

  在这些部位无论是装饰的题材、工艺水平、用料、色彩和尺度,都显示工匠们高超的技艺。他们一方面遵循传统的程式化要求,以便传承民族和地域的历史命脉和共同的生命基因;另一方面,他们尤其关注发挥个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以便尊重生命个体的生存意义,让传统精神在进步的状态下顺势延展。

  数量可观的南岳木雕。反映出植根于湘南民间的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在千百年的融会积淀中得到了传承。南岳木雕作为湘南地域文化的载体,蕴含了湘南文化的社会生活与人文观念,反映了湘南文化的地域特征和湘南民间的民风民情。因此,加强对南岳木雕的研究,有助于理解湘南人的精神气质和心理特征,加深我们对湘南文化精髓的认识和理解,对解读湘南民情风俗的形成及地域特征是有帮助的。同时,也有利于挖掘和保护这些传统艺术形式,为今所用。

  参考文献:

  [1]张道一,唐家路中国古代建筑木雕[M].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2005。

  [2]楼庆西中国古建筑二十讲[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

  [3]张齐政,南岳寺庙建筑与寺庙文化[M].广州:花城出版社,2009。

  [4]杨广敏,黄亨森古田建筑传统装饰木雕初探[N].集美大学学报,2009-7(3)。

  [5]许长生湘南明清建筑木雕现状调查[R].长沙:湖南省教育厅,2009。

  [6]郭建国湘楚民间木雕造像的艺术意蕴[J].装饰,2006,156。

  出自: 《文艺生活(艺术中国) 》 2010年9期